小学作文 人物自然节日励志动物读后感植物其他叙事状物 中学作文 写人叙事写景状物议论文说明文书信日记抒情哲理 高中作文 写人叙事写景状物议论文说明文想象书信日记抒情
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大众文学 > 民间

破解伪装犯罪现场

2017-01-06 11:19:22 字数:5195字
对陈平案的破解是乌国庆50多年破案生涯中最感得意的。用乌国庆的话晚,这是一个铁证如山的经典案例,让他终生难忘。 2003年9月29日中午1时许,陕西省咸阳市公安局110接到电话报警,报警者称,其妻汪林在家中被捆绑,隔窗呼叫不应,怀疑已经被害。警察进一步询问报案者单位姓名,报案者称,自己叫陈平,成阳秦都区检察院检察长。 如此特殊的身份,让接警警员心下一惊。 现场位于咸阳市向福园小区

对陈平案的破解是乌国庆50多年破案生涯中最感得意的。用乌国庆的话晚,这是一个铁证如山的经典案例,让他终生难忘。

2003年9月29日中午1时许,陕西省咸阳市公安局110接到电话报警,报警者称,其妻汪林在家中被捆绑,隔窗呼叫不应,怀疑已经被害。警察进一步询问报案者单位姓名,报案者称,自己叫陈平,成阳秦都区检察院检察长。

如此特殊的身份,让接警警员心下一惊。

现场位于咸阳市向福园小区的8号楼内。咸阳市公安局处警人员及侦查技术人员赶到现场时,发现人已死亡,死者胸部有多处刀伤。犯罪分子杀人后劫走手机两部、小灵通一部和一些现金。

案件发生后,当地党政部门领导非常重视,要求尽快破案。

而这起案件难度之大,不仅仅是因为被害人的身份特殊,而且现场复杂。咸阳警方发现,太多矛盾的线索交织在一起:看似强好抢劫现场,但死者身体并无性侵且犯罪嫌疑人并未在死者身体内外留下精斑也并未将贵重物品和包内的大量现金带走。犯罪嫌疑人作案后明显对现场进行了精心掩饰和伪装。侦破工作从何人手?成阳警方遇到了前所未遇的挑战和难题。

为了能够反复研究勘查,现场被警方完整严密地保护起来,死者家属也不得进入。

案件被定名为“九二九专案”。但一个月过去了,案件仍无进展。10月29日,公安部派刑侦专家乌国庆赴咸阳参与指导案件的侦破工作。

据死者的丈夫陈平说,早晨上班时他忘带家门的钥匙了,上午给家里打电话没人接。他让他的司机去家里看看,家门锁着,敲门没人应。司机便借用梯子从窗户往里看,看见汪林在床上躺着,但腿是被捆绑着的。司机觉得情况不妙,喊了几声,无答应。陈平说他是接到司机的电话后急急赶回家里的。他透过窗户看到老婆在床上的样子,怀疑老婆被害了,所以赶紧向公安局报案。公安人员到现场后因陈平说自己没带钥匙,便叫来锁匠打开防盗门进入现场。

乌国庆,他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复勘现场。每次,当他身临现场,便身不由己地感觉到现场的空气有别于那一门之隔的外面的平常空气,呼吸之间仿佛飘荡着一种特殊的气息和味道,它们欲语还休,当你刚刚嗅到点什么,它们瞬间就匿迹于某一墙缝、砖石、棉絮、木质纹理之中。它们看似沉默,却是有话要说。在现场,没有专家,现场就是专家。它们静默地待在那儿,有逻辑有条理,只不过,它们散乱地被弃丢于满目的芜杂血腥和残酷里,一个侦查员,就是要从这芜杂里剔除伪装,辨识真伪。

现场是一个三居室二厅二卫的套房。房间装修得很好,可以看出这家富,足有钱。门窗上都有锁。屋里所有的门窗都没有撬盗痕迹,进门后是客厅,由于现场保护得好,原始的脚印仍然保留着。乌国庆仔细辨识那一串脚印,发现脚尖都朝着一个方向,是灰层夹层的痕迹。客厅沙发上有一身外出的高档衣服,一看便知是男主人的,应该是晚上睡觉前放沙发上的。客厅门至卧室门间地面有成趟的灰尘足迹,足迹长28.5厘米,经核查系温州万莲鞋业产“万莲”牌皮鞋所遗留。

客厅茶几桌垫下存折内有15万元存款,茶几下的抽屉内还有名贵手表。均未有翻动过的痕迹。它们躺在那里,静默,却似说明着什么。

客厅沙发后放的是死者外衣,衣服足够高档,应该也是头天晚上睡觉时放的。

中心现场显现给乌国庆的原始状态是这样的:死者斜躺在床上,整个床上没有血。死者头上放着一本邮票,一个女包。据小区里的片警介绍说,小区多次发生入室盗窃,就在女主人被杀的头天晚上,片警曾入户访问,女主人从床头柜里取出过两个包,一个是她丈夫的,另一个就是这个女包。男包里有一万多人民币,犯罪分子只拿了女包里的钱而把空包扔。到了床头,男包没有任何的翻动。

死者口中塞有衣物,是男主人的。塞进的长度有两厘米。但死者的嘴里没有损伤。

再看死者的睡裤被褪到小腿上。裤衩被脱至膝盖下,睡裤的外面无血而里面有血。就是说,内有血,外没血。一般人不会注意这样的细节,可这样的细节对乌国庆来讲太有价值了’因为这个血是滴落上去的。如果没有滴落的血滴子,真不好分析犯罪嫌疑人是先杀后脱的呢,还是先脱后杀的。这样一看乌国庆心中就有数了:是先杀后脱。

而腿部被捆绑的情况和特点也引起了乌国庆的注意,从生活常识上来讲,一般捆人或是东西,都是捆上面。而死者是连内裤一起被捆着,位置在小腿肚子上,这就证明,死者是在穿着裤子的情况下被捆的。

死者手部被捆绑的那根绳子,跟腿部是一条绳子,是从中间挑开的。由于捆得太松,基本上是散搭在那儿的。死者后背没有伤:既没有抵抗伤也没有危机伤。

倒是死者的胸前部有三处主要伤:腹腔有伤,心脏有三处贯通伤,有几处穿过了胰脏。这些伤都有生活反应,系生前伤。而血呢,为什么外面没什么血,只有刀子摔落的血滴子,没有其他的血?因为血都集在了腹腔里。所谓血点,是犯罪嫌疑人用刀子捅被害人抽出刀子时以摔线的形式摔血滴子落在衣物上的。所以乍看上去,床上是没有血的。

后来,乌国庆在窗根儿处还发现了同样的顺刀子滴下的血滴,另有刀子形状的血印痕,那种血印不是动态而是静态的,血印周围还有滴落的血滴。这个血滴是在刀印形成前滴落的还是刀印形成后滴落的?是犯罪嫌疑人在擦刀时形成的还是把刀放下时形成的?

书房门曾被触动过,柜子也被动过,里面有红包,有银行的贷款,包里有钱,柜子边缘有血迹,但没有擦血迹的痕迹。北卧室,床下有现金,电视柜和床头柜面上均有擦拭血迹。柜内衣架上,皮衣内存放有大量现金未被翻动。衣架上有很多的包也没被翻动过。

乌国庆的目光停在床头柜上,他注意到,柜子拉手上隐隐有血手印,但里边没有大的翻动。床头柜面上有细线手套血印痕,床头柜内存放的股票未见触动。门内衣架上挂着多个女式挎包,内都有大量现金,也不见翻动过。

卫生间。灯开关上有血手套印。置物台上放有戒指,仍安好地放在那儿。

现场所遗留的一切都不是孤立的。它们看似谁跟谁都不搭边儿,但,它们是同一个现场里完整的证据链条。作为刑侦专家,单从痕迹的角度,需要研究的问题实在不少。乌国庆的思路首先回到现场开头的那串脚印:这像是犯罪嫌疑人进来留下的。这个足迹说明,犯罪嫌疑人是一个人没问题,既然犯罪嫌疑人一个人进来活动过,这个人进到过这些所有地方。而这些证明他去过的地方,地面上竞没有足迹。且在有足迹的地方,没有重复的。这是为什么?此一重大疑点一直盘旋于乌国庆的脑海里。

那么,依陈平所说自己是早上7:50离开的家,据他说他走时他的老婆还在床上睡觉呢。可是,这个衣服在呢,沙发前后这些东西都在,她睡觉,怎么进来的犯罪嫌疑人?

陈平说他上午10:08时打电话家里没人接了。看看睡裤,肯定是在杀她之前被扒下来的,而扒下裤子之前腿被捆起来的,可是,扒下来,阴部又没有精液。而这种状态应该有性侵害的行为,但化验结果没有。而从另一个角度分析,如果从·开始就把人的腿捆起来,如何有性侵害的行为?

死者身上那么多伤,勘验结果共有二十一处,处处都有生活反应,伤都很集中。而塞进死者嘴里的东西仅有两厘米深,嘴里无伤。受害人只要稍一挣扎不就挣脱了吗?这种情况说明,受害人又有生活反应又无法反抗。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服过安眠类的药物。

化验胃内容,果然有苯巴比妥。剂量大于治疗量小于致死量。可是,在现场并没有发现一丁点儿以前或是睡前受害人用过苯巴比妥的痕迹。而且这个药吃过一个小时后才有反应,三个小时才有昏睡现象。如果外来的人进来把她杀了的话,还得先给她吃苯巴比妥吗?杀了人后见钱不要那又是什么性质呢?

任何现场都会有不经意中刻意强调的东西。而乌国庆面对的这个案子现场似乎强调了很多东西。比如乍一看有强奸状态,其实没有;有脚印,可是,只有进没有出的脚印。那脚印留有太多解释不清的矛盾。

最最关键的还有刀印。乌国庆开始以为是擦刀留下的印记。可是,仔细研究那刀印却是静态形成的。另还有一个刀印,这两个刃印的区别是:一个有滴落血迹,一个没有。一个刀印说明刀起初在这块布上放下过。再用时,有血滴下来过。在犯罪嫌疑人捅人过程当中中断过。刀印位置的局部血迹是形成刀印以后形成的。而为什么能捅这么多刀不反抗?是因为食了苯巴比妥。

乌国庆按照自己的分析法得出结论认为:这起案件犯罪现场的痕迹物证和大量的现场犯罪信息,反映出来的特点告诉我们,犯罪嫌疑人想得周到做得笨;具有反侦查的意识,缺乏反侦查的能力。

现场给人的印象是死者受到过性侵。先前有人也确是作出了犯罪嫌疑人实施入室抢劫强奸、杀死受害者然后逃离现场的论断。但乌国庆透过现场的痕迹综合进行分析,推翻了这一论断。

犯罪嫌疑人作案以后,又穿上鞋到走廊里走了几圈故意留下脚印,试图表明作案者是从正门进来的。可是,犯罪嫌疑人只是从自我的合理性出发设计罪案现场,却忽略了作案者怎么进到了屋子里。因为门锁都是完好的,排除了破坏性进入的可能。而现场物证留下的合理性解释是,作案者跟这家人认识,他叫门,受害人被叫醒后开门放他进来的。而且,依据受害人沙发后边的衣物原样放在那里,受害时穿着睡衣睡裤这一点判断,受害人跟作案者不但认识而且是熟人。更重要的一点是,受害人胃里有安眠药,而现场既无装这种药的药瓶也没有剩下的这种药。不会是自服也看不出是强灌的,更不像是误服的,那么还有一种可能就是骗服。谁骗服的?只有和她能够接触的人,才能达到这个目的。这个人会是谁呢?

而又据法医的鉴定得知,受害人胸部伤痕确是在其还有生命迹象时形成的,遇害时也没有反抗。这种奇怪的现象也表明,受害人是在安眠药效尚在、生命存活但意识不清醒的体征表现下被杀害的。

陈平怎么也不会想到,最终,乌国庆是从最微细的细节——血刀印入手,将“九二九案”定成铁案。乌国庆认为加层血刀印给出的信息是说犯罪嫌疑人在杀人过程当中,曾经放过两次刀。乌国庆判断,犯罪嫌疑人第一次放刀,是发觉受害人在安眠作用下,仍有被刀刺后因疼痛而产生的下意识的痉挛生理反应并伴有下意识的呼叫,他曾经放下刀去用自己的衣物堵住受害人的嘴,而第二次放刀则反映了犯罪嫌疑人内心极度的恐慌……从这枚刀印寻找到那把作案工具就成了侦破此案的一个突破口。

咸阳警方秘密侦查了解到,陈平的一个朋友张某曾送给陈平和其他3个朋友同一样式的工艺短刀,侦查员提取了张某送给其他人的这把工艺短刀进行鉴定,被子上遗留的血印痕与此类刀的刀印吻合,且与汪林身上的刺伤也完全吻合。当警方核查四把刀的去向时,陈平的三个朋友都完好地保存着属于他们的那把刀,只有陈平的那把刀不见了!面对警方,陈平说不清自己那把刀的去向,更无法自圆其说刀究竟是怎么不见的。他有万千的心理准备,就是没想到警方最终会从一把刀人手且对这把刀穷追不舍:因为他正是用这把刀杀害了他的妻子!

陈平是在案发后的第108天,被咸阳警方以涉嫌故意杀人罪提请并实施了刑事拘留。据陈平交代:他跟妻汪林因生活琐事一直深陷争吵和矛盾中。

2003年9月28日晚,两人在外均喝了些酒,回到家中,又因琐事吵起来,他实在不愿再忍受这样的生活,就起了杀念。

他趁汪林在卫生间冲澡时,将事前买的安眠药溶化在水杯中,待汪林出来后递给她喝,眼见汪林端杯子喝了,他借口有公务要忙就躲到了书房里。其间,他到卧室看过汪林睡熟了没有,后来,大致到了凌晨四点左右,他试着喊了汪林几声,看汪林丝毫也没有反应,就准备下手。但因心里害怕,他又喝了点酒壮胆,随后戴上手套,又找了条尼龙绳,先用尼龙绳把汪林捆绑好后,接着就用刀在汪林胸前腹部乱捅,他也不知自己到底捅了多少刀。陈平说,在捅前几刀时,汪林发出过喊声,虽然微弱但足以令他惊恐万状,他随手抓了件T恤堵住汪林的嘴,后来,不知是自己错觉还是汪林真的把眼睛睁开了,他赶紧用床上的另一件衣服将汪林的眼睛盖住……一个人一旦实施了犯罪行为,就是不可回头了。有了第一刀就有第二刀,第三刀,接下来的一刀又一刀,是出于恐惧还是害怕还是恨,他自己也说不清了。

确认汪林真的死了,陈平把刀子、血手套等作案工具装到一个纸袋内,在早晨6时左右离开家走到渭河大桥附近,把装有作案工具的纸袋扔进了水中。7时左右回到家中后,又对现场作了一番伪装,于7时50分按每天上班的点儿准时下楼坐车上班……

然而,所有的伪装都是徒然。身为检察院检察长的陈平,最终并未明白自己在实施了杀妻的犯罪行为后,留下的特定的犯罪现场,正是自己为自己设定的一张无以为逃的大网。

2005年1月19日,咸阳市中级民法院对被告陈平宣判死刑。

(摘自:《档案春秋》)


文章原文来源:《新闻选刊·下半月旧闻新读》
Tags: 犯罪现场 国庆 现场 铁证如山 身不由己 呼吸之间 一丁点儿 自圆其说 穷追不舍 惊恐万状
文章所用成语:铁证如山,身不由己,呼吸之间,一丁点儿,自圆其说,穷追不舍,惊恐万状

相关信息

我的国庆之旅

马悦然10月1日 晴10月1日,我和爸爸、妈妈开始了我们的国庆之[详细]

目视化管理在作业现场的应用

【摘要】在企业的日常生产经营过程中,作业现场的有效管理是[详细]

目视化管理在作业现场的应用

【摘要】在企业的日常生产经营过程中,作业现场的有效管理是[详细]

1950年国庆是第二个国庆节?

2016年8月25日《北京晚报》第39版《国庆十点钟),源自真实的国[详细]

欢乐国庆

啊,我期待以久的国庆终于到了,我又可以去港口小叔家了,不知道[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