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学作文 人物自然节日励志动物读后感植物其他叙事状物 中学作文 写人叙事写景状物议论文说明文书信日记抒情哲理 高中作文 写人叙事写景状物议论文说明文想象书信日记抒情
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大众文学 > 民间

开国上将杨得志轶事

2017-01-06 11:19:18 字数:5350字
开国上将杨得志投身军旅半个多世纪,从一个农家子弟成长为我军一代名将,他的传奇经历可以说正是人民军队发展壮大的一个缩影。 “你这年轻人好野愣,你不晓得班长先前当过旧军吧!” 1928年1月,杨得志和哥哥杨海棠等25个筑路工人,从湖南衡阳板子楼工地跑到韩家村,投奔了红军第七师。红七师是朱德、陈毅领导湘南起义时成立的,大部分成员是宜章、郴县、永兴等地的暴动农民。除了少数干部(当时叫长官)参加

开国上将杨得志投身军旅半个多世纪,从一个农家子弟成长为我军一代名将,他的传奇经历可以说正是人民军队发展壮大的一个缩影。

“你这年轻人好野愣,你不晓得班长先前当过旧军吧!”

1928年1月,杨得志和哥哥杨海棠等25个筑路工人,从湖南衡阳板子楼工地跑到韩家村,投奔了红军第七师。红七师是朱德、陈毅领导湘南起义时成立的,大部分成员是宜章、郴县、永兴等地的暴动农民。除了少数干部(当时叫长官)参加过南昌起义或在旧军队里当过兵之外,大多数人没有打过仗。虽然号称一个师,实际上只有几百人,而且武器极少。

杨得志开始当师部通信员,很快便调到师属特务连三排七班当战士。听到这个消息,他高兴地又蹦又跳:当了战士自己就可以领到一支枪啊!

谁料想,他到了七班,七班长问过姓名后,便从稻草铺底下摸出一个梭镖头:“去找根木棍砍砍,把它装好!”

杨得志一看,那梭镖头生满铁锈,比他在师部用过的那支还差,顿时气坏了:“怎么不给我一支枪!”他脖子一拧,转身就走。

“杨得志!”七班长截住他,也火了:“我再说一遍:去找根木棍砍砍,把它装好!” 杨得志满腹委屈,仍然没有接那支梭镖。这时,七班长大声喊道:“全班持枪集合!”

一班人横排站定,杨得志一看,呆了,原来,包括班长在内,所有战士手中的武器全是梭镖和大刀!好几个人的梭镖头下面,甚至还没有绑上红缨呢!

七班长走后,有位老兵悄悄告诉杨得志:“你这年轻人好野愣,你不晓得班长先前当过旧军(注:国民党军队)吧?今天他没抽你皮带,算你运气!”

几天后,哥哥来找他,杨得志本想诉诉自己的委屈,谁知哥哥一见面就板着脸说:“那梭镖头是农友们打土豪得来送给红军的,不容易哩,你怎么可以不要?”

老兵和哥哥的话,深深触动了杨得志,他开始留意起七班长来。原来,七班长也是穷苦人出身,老家在云南,在滇军打黔军时被强抓去当兵。因为在旧军中干过几年,参加红军后仍然有些军阀习气。发枪一事后,连长对七班长好一顿批评……

几天后,七班长来找杨得志谈心,他们来到一棵大树旁坐下。七班长不善言词,搓揉着大手,闷了好一阵,才说:“发枪那事都怪我,莫往心里去就是了。我那军阀习气今后一定改!”

杨得志深受感动,他握住班长的手,诚恳地说:“班长,我年轻,性子急,今后我有什么不对,你就尽管批评开导吧!”

“好!好!”班长咧开大嘴笑了,突然话锋一转:“打仗怕不怕死?”

“不怕!”

“好!”班长更高兴了,“明天我带你和农友们,一起去打土豪去!”

轰轰烈烈的湘南暴动,让农友们一个个扬眉吐气,却震动了湘粤两省国民党军。反动军队沿着粤汉路向革命队伍扑来。

一天中午.红军离开驻地的时候,班长问:“杨得志同志,今天要是碰上敌人你怎么办?”

杨得志把磨得锃亮的梭镖一举,响亮地说:“就靠它来缴两支‘汉阳造’(注:国民党汉阳兵工厂所产步枪)!”他特别强调了“两支”两个字,可班长并没有怎么注意,只是满意地上下打量了杨得志一番。

黄昏的时候,敌我相持,师特务连伏在山梁上待机。天黑时,敌人向山顶扑来。等到敌人近在咫尺之时,连长才大吼一声“上”。杨得志刚跳出战壕,班长在他背上猛拍一下:“快,去夺他们的‘汉阳造’!”

可是,仗一打起来,杨得志只想着如何用梭镖捅死敌人,一时忘记了夺取敌人的枪。最终,他狂追一个拖着步枪不肯放手的敌人,结果对方筋疲力尽,双手举枪跪到了杨得志面前。这时,杨得志才想到要缴获敌人的武器。可是仔细一看,他缴获的这支枪是支杂牌枪,根本不是“汉阳造”。不过,它总算是杨得志第一次在战场上亲手缴到的战利品。

杨得志拿着缴获的杂牌枪发愣:“说好要送给班长一支‘汉阳造’,怎么办?”

这时,当初说他“好野愣”的老兵疾奔而来:“快去,班长不行了!”

杨得志如闻晴天霹雳,赶紧跑到仰卧在半山坡的班长身旁:他被敌人的子弹击中了腹部。

班长见到杨得志,艰难地笑了笑,已经没有力气讲话,只是指着身旁的一支枪,眨了眨眼,意味深长。

杨得志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望去,泪水模糊了双眼:呀!一支真正的“汉阳造”!

“班长……”杨得志失声痛哭!

就在这一瞬间,班长睁着眼,停止了呼吸。

几天后,杨得志背着班长用鲜血换来的“汉阳造”,踏上了去井冈山的路。

“肚子里撑不下船,还盛不下几根稻草呀!”

1932年初,时任红十一师炮兵连连长的杨得志被调到红四十五师当管理科长。对于红四十五师的首长,他一个都不认识,只知道师长叫寻淮洲,湖南浏阳人。部队官兵中都传言他脑子很聪明,在战场上特别清醒。政委姓刘,是湘鄂西来的老同志。

到了红四十五师师部,有人告诉杨得志:刘政委要找你谈话。杨得志来到一间低矮的民房前,刘政委把他让到屋里。政委住的屋子不大,大白天光线也很暗。

杨得志坐下后,才注意到屋里还有一个人。这人年纪不大,看上去顶多20出头,个头不高,背有点驼。他坐在桌前,手里握着支红蓝铅笔,小学生作画似的在一张纸上乱画。

杨得志心想,他大概是文书吧,机关和连队就是不一样,这人要到我那连里当兵,我大半不会收留他——太瘦小了。

刘政委问了杨得志一些情况后,直率地说:“听说你不太乐意做管理工作,是吗?”杨得志坦率地告诉刘政委:自己想留在连队打仗。再说,管理工作婆婆妈妈的事多,自己脾气急躁,怕做不好。

刘政委听杨得志讲完,对仍然低着头在纸上乱画的年轻人说:“你谈几句吧,师长!”听刘政委喊他师长,杨得志大吃一惊,“霍”地站起来,愣住了——他竟然就是大名鼎鼎的寻淮洲同志!

看到杨得志尴尬的样子,寻淮洲放下手中的笔,豁达地说:“是不是看我身不过五尺,不像个师长的样子呀?哈哈!”说着,他纵声大笑起来。“年过20,不长了,没得办法了。个子小也有好处,战场上目标小,子弹不容易打着我哩,哈哈!”他见杨得志仍然站着,一边让他坐下,一边说:“管理工作不好干呐!你知道‘兵马未动,粮草先行’这句话吗?粮草先行,为的就是兵马要动。政委要我讲,我就讲四个字:你得干好!”他笑着在杨得志肩膀上拍了两下,重复着:“你得干好!”杨得志郑重地表态:“请师长放心!”。

于是,杨得志走马上任,虽然尽心尽力,也有遭埋怨、受白眼的时候。有一次,部队移防前,他带着一个管理员提前到宿营地号房子。那天,他们把师特务连的住处,安排在一所祠堂的走廊上。本来,走廊比较宽,两人又专门铺上稻草,边上再用木板挡起来,觉得很不错了。谁知,在部队到达前下了一场大雨,走廊里的稻草都被打湿了。杨得志和管理员正在为难,部队冒雨赶到了。特务连长年轻气盛,他听说连队要宿在这水淋淋的走廊上,很不高兴地说:“这样的地方还要你们提前来找呀?我闭起眼来也能摸到!”杨得志看他衣服都湿透了,鞋子和裤脚上沾满了泥浆,便解释说:“这地方本来还是可以的,谁知下了大雨,我们……”他的话没讲完,对方扯起嗓子对部队喊:“把稻草扔到外面去!”战士们按他的命令,往院子里扔稻草。霎时间,挺整洁的院子全乱了。

杨得志赶上去,提醒他说:“连长,这里是祠堂,要注意点影响呀!”对方瞪了他一眼:“鬼的影响!战士们冒雨行军,你管理科长总不能让他们在水里睡吧?你不心疼战士,我当连长的还心疼呢!”

杨得志还想解释,对方一副不屑一顾的眼神,摆起手像应付小孩似的说:“走吧,你们走吧!”

杨得志也生气了,一扭身跑到寻淮洲那里,一屁股坐在他床铺上,说:“不干了,我不当这个管理科长了!师长,你让我去搞别的工作吧!”看到杨得志气呼呼的.寻淮洲却笑眯眯地说:“别急,别急,不要发急嘛!讲讲为什么不想干了。”等杨得志把事情的经过讲完,寻淮洲倒是大笑起来,他说:“为这点事就不想干了呀?不行,不行。同志们闹点误会,受点冤屈,常有的事嘛。听说过‘宰相肚里能撑船’这句话吗?我们不是封建朝廷的官,我们是共产党员。肚子里撑不下船,还盛不下几根稻草呀?”这几句话,让杨得志受益匪浅。

于是,杨得志又安心做起管理工作来。不过,寻淮洲也没有忘记杨得志想到前线的意愿。1932年三四月间,寻淮洲把他叫去,开门见山地说:“好了,要你去打仗,带一个团!”

杨得志毫无思想准备,问:“一个团?”

寻淮洲点点头,很严肃地嘱咐说:“我给你讲清楚,管理工作搞不好,顶多吵吵架,仗打不好,可是要丢脑袋的!”

于是,刚刚22岁的杨得志担任了红九十三团团长,开始走上团一级的领导岗位。

“杨师长,本人败在你的手下,口服心服,五体投地!”

1936年6月,杨得志指挥红二师作为红一军团的前卫参加西征宁夏、甘肃军阀之战。进入陇东的第一仗,是攻打通往宁夏要冲的国民党环县县政府所在地曲子镇。红二师前进到离城五六里地时,侦察员飞马来报:宁夏军阀马鸿宾手下一个绰号叫“野骡子”的旅长,带着三四百名骑兵正在镇子里休息。

“野骡子”本名叫冶成章,是马鸿宾的亲信和干将。杨得志早就听说过,“野骡子”骄横霸道,他的部队还是有些战斗力的。

得知冶成章就在眼前,杨得志立即决定抓住这个难得的机会,一举歼灭他们!对于冶成章部的战斗力,杨得志评价甚高:“‘野骡子’这支部队确实能打,而且有不少亡命之徒。他们光着膀子,举着大刀,歇斯底里地狂喊乱叫。”事实上,之后的战斗确实很激烈,从下午一直进行到深夜,敌人虽大部被歼,冶成章却带着几个马弁躲进了一个窑洞。这冶成章真有点“野骡子”的愣劲头,红军战士们向他宣传俘虏政策和民族政策,他都不予理睬。最后,战士们扔手榴弹把他的马弁炸死,“野骡子”的腿也被炸伤,这才把他生擒活捉。

对于冶成章的愚蠢无知和傲慢自大,杨得志没有搭理,他义正词严地说:“现在日本鬼子打进了中国,作为一个中国人,你的军队不但不抗日,还在这一带烧村庄,毁牧场,抢牛羊,害人民,打红军!你们对人民是犯了罪的!你们对国家、对民族,对包括回族同胞在内的全国同胞是犯了罪的!我们打你们是忍无可忍,也是为了把你们‘打醒’,以便共同对付日本侵略者。我的话你懂吗?”

冶成章哑口无言,抹了一把脸上的汗水,一屁股坐到凳子上,双手抱住脑袋,瓮声瓮气地说:“算老子倒霉,反正这旅长当不成了,要杀要剐,听便!我不怕死!”杨得志把手枪掂在手里,说:“杀你容易得很——易如反掌。但是我不杀你,还要放你回去!”

冶成章猛地抬起了头——他当然不相信杨得志说的是真话。他“扑通”一声跪到了地上:“真主在上,我冶成章今生今世决不同红军打仗,再不做伤天害理的事了。杨师长,本人败在你的手下,口服心服,五体投地!”

“在‘抗大’对我帮助很大的同志很多,但印象深的是陈赓和姬鹏飞同志。”

1936年6月l曰,陕北安定县(今子长县)瓦窑堡旧庙堂前红旗招展,“中国人民抗日红军大学”(简称“红大”)第一期开学典礼正在举行。开学典礼上,毛泽东正式宣布:林彪担任校长,罗瑞卿担任教育长,学校分3个科。第一科大都是红军师、团级以上干部,有林彪、罗荣桓、罗瑞卿、苏振华、刘亚楼、张爱萍、彭雪枫、杨成武、谭政等38人。当时,作为红二师师长的杨得志,论战功完全够资格进入“红大”学习。不过,他正挥戈奋战在西征甘肃、宁夏的战场上,分身乏术。听说许多老战友进入“红大”学习,他内心非常羡慕:什么时候自己也能进入“红大”学习啊!

1937年1月19日,为适应抗日形势发展的需要,中央军委决定将“中国人民抗日红军大学”改名为“中国人民抗日军事政治大学”(简称“抗大”),迁到延安继续办学。就在1月底,杨得志接到上级命令:到红一军团部带领一批干部,到延安“抗大”学习。到了军团部,杨得志才知道:参加这次学习的五六十位干部,都是参加过长征的老同志,带队的是陈赓、杨得志。

对于这次学习机会,杨得志非常珍惜。

第二期开学不久,副校长刘伯承来校讲话。他的话,言简意赅,坚定了杨得志刻苦学习的信念。

“抗大“住窑洞,露天上课,背包当凳子,膝盖当桌子,这些对于杨得志都算不了什么:最难的是,他的文化和理论基础差。杨得志晚年回忆起在”抗大“的学习,感慨万端:“那时没有教科书,讲义也极少,每队有几份,大都是油印在又黄又粗的纸上或者是标语口号纸的反面,有的字刻得潦草,难认得很。有时教员讲半天,有些记不下来,只得全凭脑子‘储存’。现在想来,年轻真是一‘宝’——脑子好,记忆力强,接受能力也快。……在‘抗大’对我帮助很大的同志很多,但印象深的是陈赓和姬鹏飞同志。”

杨得志体会到:“实践是检验理论正确与否的唯一标准;正确的理论又是指导实践的锐利武器。‘抗大’不仅加深了我们对科学共产主义的理解,更重要的是提高了毛泽东军事思想的理论水平。对我个人来说,这一点尤其重要”。

(来源:人民网)


文章原文来源:《新闻选刊·下半月旧闻新读》
Tags: 轶事 上将 杨得志 听说 陈赓 轰轰烈烈 扬眉吐气 上下打量 近在咫尺 筋疲力尽 晴天霹雳 意味深长 婆婆妈妈 大吃一惊 大名鼎鼎 兵马未动 粮草先行 走马上任
文章所用成语:轰轰烈烈,扬眉吐气,上下打量,近在咫尺,筋疲力尽,晴天霹雳,意味深长,婆婆妈妈,大吃一惊,大名鼎鼎,兵马未动,粮草先行,走马上任,尽心尽力,年轻气盛,不屑一顾,受益匪浅,开门见山,口服心服,五体投地,亡命之徒,歇斯底里,生擒活捉,义正词严,忍无可忍,哑口无言,瓮声瓮气,易如反掌,今生今世,伤天害理,口服心服,五体投地,言简意赅,感慨万端

相关信息

颜色与心情 Color and Mood

In English, the word about color can reflect different [详细]

杰克的梦想 Jack’s Dream

Jack is a seven years old boy, he has a dream to be a p[详细]

争吵 The Argument

I have a best friend, we know each other when we are fi[详细]

美国教育 American Education

In China, the college entrance exam is believed to be t[详细]

狗狗与人的感情 The Relationship

Recently, the news reported a fireman was retired and h[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