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人民服务


  • 作者:本刊编辑部
  • 时间:2015-01-24 10:13:08
  • 字数:3673字

在惯于戏仿的现世,“为人民服务”五个字,已和人心无关。它被印在T恤衫、马克杯、单肩包甚至打火机上,和淘宝、旅行、走秀、扫货、自拍、呷咖啡、飙高音、混搭、整蛊、忧伤、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一样,沦为消费时代的小情调。  一滴香、瘦肉精、牛肉膏、三聚氰胺、染色馒头,这些都只是表象,更为重要的是,我们对一切缺乏足够的真诚。我们不再往外走,和这个世界作倾心之谈,变得那么忠于自己的欲望。对这片土地上的这些人,我们只是偶尔回头,冷冷觑上一眼。很难想像,“解放全人类”,这可笑,又那么可爱的愿望,是以怎样的姿态绽放在那一代人笨拙的心头?

“为人民服务”,那失落了的美好情怀。

“如果明天你中了1000万美元,你怎么处理?”这是在相亲节目《非诚勿扰》中,美籍博士安田向“心动女生”提出的看起来很俗套的问题。如果中了1000万美金,你会去拿这钱做什么? 3号女嘉宾给了一个很温馨的答案:“带妈妈一起旅行。”11号的回答则相当淡泊:“我什么都不会改变,和平常一样。”但她们的回答都不能让安田满意,他最终放弃了牵手。  安田最引人注目的并不是一出场夸张的表情、雷人的舞蹈以及炫目的学历(从本科到博士,依次为哈佛大学、牛津大学、加州伯克利大学),而是他最后对上面那个问题的看法:“怎么能什么都不干呢,但是是1000万美金啊,一笔很大的钱啊。我会选择成立一个基金,或者照顾一些孤儿,做一些慈善。如果只有100万美元,不是很多,你可以去买车或者干吗,但1000万美元,我觉得完全可以给一个学校啊。你必须要有‘为人民服务’的那种精神啊!”

于我而言,如果中了1000万,对谁也不说,戴个兔子面具把奖领回来。然后,要一桌菜,吃不完,不打包。再买套房子,一台宝马5系,开到那些叫我“哆咧叽”的家伙跟前,开到前女友跟前,再开走。或者盘个店面,做做小生意。也可能一分不动,存在银行,吃利息。当然,中大奖了,得畏天命,得考虑捐出去一点……某记者问一大伯:假如你有两栋别墅,愿意捐出一套吗?大伯:愿意。又问:有100万呢?大伯:捐50万。接着问:如果你有两头牛呢?大伯摇了摇手,不说话。记者忙问其故,大伯面露难色:可俺真的有两头牛啊。

在物价飞涨、社会保障乏力的中国,不论是富人还是穷人,还是所谓的中产阶级(中国并没有严格意义上的中产阶级),心中都弥漫着强烈的不安全感。权柄、股市、基金、爱情保质期、方便的价格、经适房摇号,什么都不能确定,对于自己可怜巴巴的“两头牛”,别是一番滋味在心头。“为人民服务”简简单单五个字,到如今也不再淳朴,听起来很有点波诡云谲。  “为人民服务”前有没有主语?谁为人民服务?公务员,富商,一般工人阶级?被服务的真就是无业人员,失地农民,街头的乞丐?“服务”一词也有点吃紧,有时它跟移动收费有点类似,花钱才能得到更多更好的“服务”。作为一个“人民”,理应得到的“服务”是越来越少了。

 “为人民服务”,不仅仅是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给灾区捐钱。或许应该问,“人民”是谁?从来没人问“人民”是谁,似乎谁都知道他(她)是谁。所以,我们总看见,流水线上的青春,姓名被工号代替,和GDP熔铸在一起;求告无门的人,为了抵抗强拆,转而伤害自身;记者去采访,官员总是很有底气地问:你是哪个单位的?“人民”变成了一个总体概念。单个的“人民”,是不是“人民”?对单个的“人民”,该不该怀有最大限度的尊重?架空“为人民服务”的,并不是人民币,而是“人民”。  不知何时,“物竞天择,适者生存”成了至高无上的真理,我们关注“自身”,而非“他者”;关注“谋生”,而非“谋命”;关注“福利”,而非“福祉”。多种造化自己的方式被紧紧拧成一股,“成功”和“理想”只是一回事,我们更乐意听的,大多是一个穷光蛋如何成为资本大鳄的励志故事。“奋斗”这样的词,也隐隐藏有恨意,一个人去“奋斗”,不仅仅是为了家人、朋友,更多是为了瞧不起自己的人。我们把自己绷成一把弓,而“为人民服务”那种简简单单的快乐,好久都没有体会过了——小学三年级,把教室的窗户擦得干干净净,帮邻居浇花,真的看见了需要过马路的老奶奶——那真是一种慢吞吞的体验,我闻见了老奶奶苍老的体臭,我已经在心里把自己感谢了三遍。

进一步讲,比做好事式的“为人民服务”更重要的,是“为人民服务”的态度。大部分时候,人需要的可能并不是具体的服务,而是尊重的目光,信任的手势,善意的肯定,是意识到,我们一起活在这滚滚红尘。是站在北京中关村的立交桥,或者深圳宝安区的天楼,看到那疲惫的盼望的相爱的人群,那些趋于光的微小尘埃,在心底默念的声音。

我在一家店里,在琳琅满目的暗色的皮包中看到了一个刺眼的绿色军包。比这个军包更刺眼的,是上面的红字:为人民服务。

当时我觉得很“浮云”。而不久之前,我很喜欢这个包。一个朋友,报刊亭老板出身,现在做图书批发商,而且历经挫折之后顿悟:只向党政机关批发党政用书。坚定了人生目标之后,他花费多年时间和无数精力,现在,他可以比较随意地穿梭在省市各厅局之间,而他背的,就是写着“为人民服务”的绿军包。

按理说,出入衙门,应该西装革履,皮包皮鞋,但是他低调,低调到卑贱的地步,穿着没有擦干净的白球鞋,背着“为人民服务”,和各级官员打着交道——我一直在想,他这身行头,是诚恳呢,还是做作?

说诚恳,并不是说他真心实意地觉得他活在世上是为人民服务的,而是说,他诚恳地定义着自己:秉承中国自古以来轻商的传统而自贱,在任何人面前不强势,何况在有所求的政府官员面前。说做作,比较好理解,就是他知道在我们的政府面前任何显摆的行为都是傻子干的事,反而不如背着“为人民服务”的破破烂烂的包——谁都知道这是一句谎言,但是谁敢对这句话发脾气呢,谁敢公然宣称自己不为人民服务只为自己及其老婆孩子亲戚情人呢。何况,这还是一个话题,好比雷锋、民主和改革等都是可以化解冷场的话题一样。官员和他相对无言时可以严肃地说:“对,你这个包很好,很有教育意义,现在一定要强调为人民服务的重要性、紧迫性和时代特色……”

总之,这个朋友精心给自己选择的这个“为人民服务”的绿军包,是一个成功的生意经。看着他背着这个包行色匆匆、滑稽可笑又含辛茹苦的样子,我感到个人奋斗与自我经营所焕发的极大创造力和娱乐精神,同时,我再也不喜欢这样的绿军包了。

所以,那天,在充满皮革味道、纸币味道和人的污浊之气的店里,看到这个相对突兀的绿军包,我盯着它看了好一会,让自己恶心个够。我在想,把上面的“为人民服务”换成什么字,我才会喜欢这个被文字的含义所败坏了,但本身确实很朴素很环保很怀旧的包呢?

过了两天,我突然觉得,假如那只绿军包上写着“我也想为人民服务”,我有可能买下它。不是因为这句话充满微言大义式的政治反讽和控诉,而是因为,这句话充斥着政治反讽和些许的悲壮控诉,又隐含着百姓与草民的人生归宿问题,所以散发出乐呵呵的与时俱进的娱乐精神。

 我们的共产党和共产党所领导的八路军、新四军,是革命的队伍。我们这个队伍完全是为着解放人民的,是彻底地为人民的利益工作的。张思德同志就是我们这个队伍中的一个同志。

人总是要死的,但死的意义有不同。中国古时候有个文学家叫做司马迁的说过:“人固有一死,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为人民利益而死,就比泰山还重;替法西斯卖力,替剥削人民和压迫人民的人去死,就比鸿毛还轻。张思德同志是为人民利益而死的,他的死是比泰山还要重的。

因为我们是为人民服务的,所以,我们如果有缺点,就不怕别人批评指出。不管是什么人,谁向我们指出都行。只要你说得对,我们就改正。你说的办法对人民有好处,我们就照你的办。“精兵简政”这一条意见,就是党外人士李鼎铭先生提出来的;他提得好,对人民有好处,我们就采用了。只要我们为人民的利益坚持好的,为人民的利益改正错的,我们这个队伍就一定会兴旺起来。

我们都是来自五湖四海,为了一个共同的革命目标,走到一起来了。我们还要和全国大多数人民走这一条路。我们今天已经领导着有九千一百万人口的根据地,但是还不够,还要更大些,才能取得全民族的解放。我们的同志在困难的时候,要看到成绩,要看到光明,要提高我们的勇气。中国人民正在受难,我们有责任解救他们,我们要努力奋斗。要奋斗就会有牺牲,死人的事是经常发生的。但是我们想到人民的利益,想到大多数人民的痛苦,我们为人民而死,就是死得其所。不过,我们应当尽量地减少那些不必要的牺牲。我们的干部要关心每一个战士,一切革命队伍的人都要互相关心,互相爱护,互相帮助。

  今后我们的队伍里,不管死了谁,不管是炊事员,是战土,只要他是做过一些有益的工作的,我们都要给他送葬,开追悼会。这要成为一个制度。这个方法也要介绍到老百姓那里去。村上的人死了,开个追悼会。用这样的方法,寄托我们的哀思,使整个人民团结起来。


原文来源:《视野》
Tags: 为人民服务 选择 泰山 本刊编辑部 引人注目 可怜巴巴 物竞天择 适者生存 至高无上 穷光蛋 干干净净 琳琅满目 西装革履 真心实意 破破烂烂 相对无言 行色匆
文章所用成语:引人注目,可怜巴巴,物竞天择,适者生存,至高无上,穷光蛋,干干净净,琳琅满目,西装革履,真心实意,破破烂烂,相对无言,行色匆匆,含辛茹苦,微言大义,与时俱进,重于泰山,轻于鸿毛,精兵简政,五湖四海,死得其所